中国生态环境保护大数据及举报中心

登录 立即注册

河南志愿者举报重大污染,武陟公安设局刑拘为哪般?

2017-05-04 23:39

案件编号:323当前状态:待处理

投诉时间:2017-05-04

污染企业名称:

发生地:

详细位置:

污染类型:水污染

污染持续时间:1年

案件进展

  • 2017-05-04 23:39 用户发起投诉,等待审核。

举报详情


河南志愿者举报重大污染,武陟公安设局刑拘为哪般?

(谁是武陟公安的深水狼?谁是武陟的祁同伟?)

《人民的名义》中山水集团的会计尤瑞星向京州市反贪局局长陈海举报:“陈局长啊,我举报,我要举报一窝贪官,他们不让我好好活,那我也让他们不得好报,我有个账本要当面交给你。”就因为尤瑞星的这个举报,最终导致尤瑞星在“旅游”途中突发心脏病而死,京州市反贪局局长陈海在出差途中,遭遇了突发车祸,变成植物人。

?一个举报,害了两条人命,毁了两个家庭。而这两个悲剧的制造者,却是汉东省公安厅厅长祁同伟一手制造。

因为山水集团的会计提供线索给京州市反贪局局长陈海,汉东省公安厅厅长祁同伟伙同山水集团高小琴,前省委书记赵立春等人的利益集团的贪污腐败的事情,马上就要暴露了,所以先下手为强,杀人灭口。

这是最近最火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的桥段。

都说艺术源于生活,电视剧的桥段也可能是真实世界中真实发生的事情:

河南省焦作市武陟县的张文奇是当地的一名环保志愿者,多年来一直在举报河南江河纸业股份有限公司下属分厂武涉县广源纸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源”)和武涉县智辉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辉”)存在着严重的污染环境违法行为。

20147月,张文奇发现广源非法生产化学品、以及有严重的毒废气直排、毒废水地下渗透、毒废渣在广源厂区内深埋等严重环保违法行为,于是开始了举报之路。

20149月,武陟县政府在线(市长信箱)对举报进行网上回复:县安监局要求整改,县环保局确认未批先建,要求补办手续。

河南志愿者举报重大污染,武陟公安设局刑拘为哪般?

(广源/智辉的危废填埋坑)

201410月,武陟县环保局针对举报的答复(武环保【201451号),回避了广源的问题,只是抛出了广源厂内的智辉,也未查处排放毒废气、废水和废渣的违法事实,只是象征性罚款2万元了事。广源、智辉继续非法生产,继续大肆排放。后因为举报太猛,除张文奇外,应该还有很多当地群众举报。(当时由于非法排放严重,武陟地区的雾霾极为严重。)企业开始不再把毒废渣埋在广源厂区,而是偷埋到附近农田里。非法生产和排放继续。

张文奇继续举报。20151月焦作环保局出具行政处罚书(焦环罚【201567号),但没有严格现场查处。非法生产和非法排污继续。张文奇继续向包括环保部和河南省政府在内的相关部门举报。

河南志愿者举报重大污染,武陟公安设局刑拘为哪般?

(广源/智辉的危废填埋坑)

2015415日上午,张文奇路过广源时,偶然发现广源在用土方车运废渣,就和同行同事开车尾随,看到他们将废渣倾倒在泄洪沟里,边上就是水利武嘉灌区,把毒废渣倾倒在那边危害后果非常可怕,就立刻拍照保存证据。马上就向环保部门举报,但举报信息立即被广源获知,他们当天下午就立即行动派了几十辆土方车将废渣拉走清空。

在他们转运时,张文奇打焦作12369和省12369举报,甚至报警。但警察回复要与举报人见面核实,张**感觉到风险很大。第二天警方回复张文奇说他们出警了,没有看见车子在运。但张文奇当时就在现场附近,那么多土方车转运,看得真真切切。

河南志愿者举报重大污染,武陟公安设局刑拘为哪般?

(广源/智辉的危废填埋坑)

张文奇后将该情况举报到了市里和省里,最后惊动了环保部。从《中国环境报》71日的报道可以印证张文奇举报属实,但武陟县存在严重欺瞒和误导环保部的情况。因为之后的处理结果明显避重就轻,将责任都推到搞运输的个人马臣平身上,认为是马臣平私自倾倒的。该偷埋地点约3米深、5米宽、长超过500米,倾倒填埋了近千吨毒废物,现在仍有大量埋在地下。怎么可能是马臣平一个人私自干的,广源怎么可能不知道。并且张张文奇也没有只举报那次倾倒,广源和智辉不顾环保部的督查,继续违法生产的情况一直在举报,非法生产、非法排污这也是武陟县人所尽知的事,但武陟县的处理对此没有太多涉及,只是作罚款2万元了事。

河南志愿者举报重大污染,武陟公安设局刑拘为哪般?

(广源/智辉的污水坑)

另说明,将具有毒性的化学废渣倾倒在泄洪沟里危害极大,边上还是灌区,一旦随雨水流泻出去,将直接毒害污染母亲河----黄河。

2015524日,武陟县环保局出具了广源纸业的固废可以做肥料的意见。

在此之后两个企业还是在继续非法生产,废气直排,废渣改为在锅炉里烧掉,余剩的废渣和其他造纸废料一块在厂区埋掉,现在厂区不同地方埋有几千吨有毒废物,隐患极大。张文奇继续向当地环保部门和当地政府举报,但要么没有回应,要么回复说已经停产,但实际上根本没有停产。

2016428日,环保部再次对涉案化工厂进行检查,发现智辉不仅违法生产造纸化工品,还生产剧毒药品,于是责令停产并拆除设备。在环保部的督促下,智辉拆除了一部分设备。但由于武陟县的包庇和误导,检查很不彻底,智辉东南边的污染极大的染料车间未被发现,在检查组走后,依然继续违法生产

河南志愿者举报重大污染,武陟公安设局刑拘为哪般?

(被广源/智辉污染的水源)

从焦作市人民政府官网查询到的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举报受理转办情况公示公告(十五)14的信息可以印证江河纸业下属的工厂在被环境保护部环境监察局、华北环保督查中心和河南省环保厅督办检查之后,并没有就此停止违法行为,而是将非法化工厂又搬迁到江河纸业的老工厂最后一排车间里继续非法生产,继续违法处置化工废渣,污染毒坏水源,对外以生产造纸助剂为名,实际是生产化工染料,他们把生产废渣掺到煤里面烧掉,大量排放有毒气体。张文奇对此也坚决继续举报。

?对于对江河纸业的环保投诉,信访部门后来回复说(WT20160015056):武陟科美特材料有限公司(突然冒出来的主体),年产1000吨造纸辅料项目属允许类,于201412月通过发改委备案(项目编号:豫交武陟制造【201404516),且建成投产于201511日前,而且已经于130日公示。但举报人未查询到。并且工商登记显示武陟科美特材料有限公司于2016119日才成立,怎么可能在两年前就通过发改委备案了。

河南志愿者举报重大污染,武陟公安设局刑拘为哪般?

(广源/智辉的污水坑)

201611月,可能因为江河老厂地方太小,应该也担心出事故(江河前两年发生过大火,在整个豫北都有影响),环保部督察组也已经回去了,两企业又把全部的生产搬回到广源,包括智辉的产品。采用的排污方式和以前一样。工厂每天灯火通明,机器隆隆,怎么就会一直发现不了,不能彻底查处掉。埋废渣的事实从谷歌地球上都可以看到,广源厂区的空地一片蓝色。(广源厂区极大,有约一、二千亩地)

另外,广源和亚帝于2016531日在焦作市中站区又投资成立了焦作市江胜化工有限公司。和之前手法一样,未批先建,工厂都建设差不多了。也被举报,也得到了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的重视。

河南志愿者举报重大污染,武陟公安设局刑拘为哪般?

(被广源/智辉污染的水源)

20165月份左右,也就是智辉被查,部分设备被捣毁的当口,当时也是张文奇举报最频繁的时候。张文奇听焦作的一些客户说,可能武陟要找他的麻烦了。后来,武陟县公安局派人到上海找过张文奇,当时张文奇在外地出差,答复说等他回上海再碰面,对方说算了,心照不宣吧。后来就没再联系张文奇。

2017321日,张文奇朋友打电话说有河南的公安找他,但河南公安并没有给张文奇打电话。第二天,上海南翔派出所的片警打电话给张文奇,问河南的公安找他,是什么事情。张文奇说应该是举报环保的事情。片警说,如果你要和他们见面,最好到派出所来,里面监控比较齐全,比较有保障。之后河南公安给张文奇打电话,张文奇和他约到南翔派出所。????

?张文奇在下班之后大约六点到了南翔派出所。张文奇给南翔派出所片警打电话说自己来了,片警就给河南公安打电话,并和张文奇说他不过来了。大概六点五十左右,武陟县刑警大队的两名干警就过来了。先是以证人的身份对张文奇询问,张文奇就把举报的经过如实讲了。但讲完没让走,说是等领导决定。

河南志愿者举报重大污染,武陟公安设局刑拘为哪般?

(广源/智辉污水坑)

?大概在晚上十点左右,他们领导回复说要拘留张文奇。两名干警就对张文奇宣布变更措施为传唤,在派出所折腾到夜里一点左右,也没有睡觉的地方。

23号早上7点左右,他们说在等局里的指示,要有手续。等到了十点钟左右,刑事拘留通知书来了,上面盖有武陟县公安局的红章。涉嫌的罪名是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落款日期是2017322日。随后张文奇被押回武陟县,关押在武陟县看守所至今。

张文奇是于2017323日在上海被武陟县刑警大队以损害商业信誉的罪名正式刑拘的据了解直到2017421日报请武陟县检察院批捕武陟县检察院于2017428日不批准逮捕。但当天武陟县公安机关没有按照刑诉法的规定立即释放亲属联系上刘姓办案警官也就是前文提到的打电话再也不接的办案警官),其告知亲属明天放人我当晚也打过多个电话给他全部没有接听。

429日是五一小长假放假第一天。早上918亲属打电话给承办案件的刘姓干警其明确告知决定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但要交5万元保证金。

河南志愿者举报重大污染,武陟公安设局刑拘为哪般?

(广源/智辉污水坑)

张文奇亲属马上协调朋友准备。本律师也在924分打电话给该刘姓干警他在电话里也说了要交5万元保证金取保候审让去交钱的人直接联系他到武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找他。我问他昨天为什么不接电话其解释说是手机被孩子弄成静音了没听见。10点亲属联系刘姓干警其在电话里说要现金交给他亲属表示同意尽快送过去。1130已经赶到武陟县公安局门口前去交钱的人电话联系刘姓干警其说等着等他回电话。亲属在1203分、1210分、1220分、1231分打电话给他均不接。1256分接了电话说在开会让等结果。亲属在1418分、1502分、1503分、1530分电话均不接。随后回电告知已决定变更为监视居住24小时内通知家属情况。之后亲属再打电话给他直接挂掉后发现被拉黑之后又能打通被直接挂掉。律师在1753分打电话过去语音提示是空号应该也被拉黑。这一天亲属带着5万元钱在武陟县公安局门口苦等了七八个小时没有来接待。据在看守所等着的亲属反映刑警大队应该是在429日晚上23点多用警车将张文奇带出看守所的但具体带往哪边执行监视居住了无人告知。

430日亲属打过很多电话给承办案件的刘姓干警无法接通应该是号码被拉黑。直到现在51日上午还不清楚张文奇人在哪里。

河南省武陟县公安局是典型的不解决问题,却解决提出问题的人。环保志愿者举报污染,何罪之有?

请河南省武陟县公安局尽快无罪释放环保志愿者张文奇!